飞泉入海。

  潮汐动荡。

  这里是殒王城的阴暗角落,因其隐藏在瀚海中,因而便有了海天洞府的别称。

  海天洞府内。

  陈列别致,有种大气优雅的感觉,虽然没有木质家具,却有着瀚海中独有的风景,山石堆砌,形成别样美景。

  殒王正坐在海天洞府内,眼睛中闪耀着深沉的光雨。

  在其对面一位双目空洞的海兽正微笑着与殒王对视,虽然是人形,但其脸上、颈项等多处都呈现出海兽特征,且它生就一对鹿角,在其谈笑间,鹿角上竟是飞冲起几道波纹,极其绚丽。

  只是。

  其脸上那灰色鱼鳞破坏了这种美感,让人觉得这是一条死鱼。

  “殒王,这已经是相对不错的条件了。”

  海鱼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“这般以后便没有了殒王朝,只有你海王朝了吧?”

  殒王脸色极其难看,海王的胃口实在太大,他想要复国,这代价实在太沉重。

  “殒王,你要知道。”

  海王笑着说道:“这个条件对你虽然苛刻了一点,但殒王朝还在,你的疆土可以向极西之地延伸,要是你不同意,只怕永远都别想复国了。”

  “好,我同意!”

  殒王沉吟了片刻,徐徐起身说道:“祝你们能够成功!”

  “不,是祝我们能够成功!”

  目送殒王消失于瀚海中,海王脸上的笑意逐渐冷冽起来。

  “布局多年,没想到被别人摘了果子!”

  显然。

  海王不是一位简单的生物,它早就看上了殒王朝,只是还没有等到它布局完成,凌王朝就先一步将殒王朝打的稀里哗啦。

  如今,海王朝只能祭出屠刀,干掉凌王朝了。

  至于那所谓的条件,不过是让殒王安心做个内应而已,当它们打下殒王朝时,殒王还有什么用呢?

  “三千年布局,黄泉海渗透在殒王城中,他如何阻挡本王?”

  海王自信的笑道。

  但凡海水所在,便有瀚海生物,谁能够压制的住呢?

  当然,有些瀚海支流是非常隐晦的,就是殒王都很难知晓,而这正是海王更高明的地方。

  “三日后,攻向殒王朝!”

  “是!”

  海天洞府全面备战,一只只虾兵蟹将都在出世,要将殒王朝打下来。

  “树欲静而风不止!”

  凌风望着前方,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冷光。

  飞泉王恭敬地站在凌风背后,不敢言语,因为它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接话。

  “它们还真是不死心啊。”

  凌风的笑意更浓烈了几分:“想从瀚海中来么?”

  飞泉王一愣,依旧不太懂凌风在说什么。

  “有些生物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。”

  神烈飞来,落在凌风身旁,与凌风并肩而立。

  “那就让它们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?”

  凌风笑着说道。

  “黄泉乱不乱,我们说的算,哪里轮得到几只虾米?”

  神烈额首,那几只虾米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  “那就动手吧!”

  凌风双目更冷冽了,第一时间飞向了远方。

  与此同时,神烈、獒龙等亦飞了出去,皆朝着远方而行,且在短时间内就飞出了殒王城范围。

  这是干啥?

  人们费解地望着,只有殒王双目一凛,隐隐间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。

  轰隆!就在这一日,殒王城动荡,瀚海入口激流涌动,可怕的动荡正朝着殒王城内部袭来。

  “哈哈,小儿凌王,你爸爸海王来也!”

  一个声音响彻九天十地,在整个天穹上回荡,那身披鱼鳞的生物出现在殒王城,手持金色海刀,上面烙印着一座瀚海,气势非凡,那瀚海像是真正的活了过来,要自海刀上垂落下来。

  海浪声,潮汐声充斥殒王城。

  殒王脸色瞬间缓和了许多,海王成功的出现在这里,意味着他们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实现,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屠戮了。

  然而。

  与海王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另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  “仙寒!”

  两个字都很轻,像是一阵风就能够吹散,且这两个字并没有伴随着瀚海般的天威出世,显得很无力,要是不注意还真的听不见。

  海王就没有听见。

  殒王也没有。

  能够听见的、看见的就只有瀚海中那正要沿着入口进入殒王朝的几尊生物。

  它们看见了。

  它们吓破了胆。

  只因,在它们面前的是一股超脱万世,不应该存在这个世间的力量。

  仙力!那仙力如同寒流,如同风雪,就那般落在了瀚海入口,顷刻间整个瀚海正以一种瀚海生物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冻结。

  闪电推进!闪电消失!瀚海还是那片瀚海,瀚海生物依旧是那些瀚海生物,可一切就在此刻戛然而止,一切都变得栩栩如生。

  那是一幅画了!瀚海生物依旧保持着惊恐的姿态,望着凌风,朝圣着那举世仙力,可下一刻它们便永远的冻结了。

  仙寒的影响力在瀚海中才彻底的展现出来,方圆千万里瞬间就被冻结,且还在快速推进,短时间内亿万里冰封,直到片刻后,大半个瀚海都崩塌了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神烈、獒龙则自另两个方向轰向了瀚海,它们动用了烈焰,让瀚海沸腾,超级力量粉碎一切瀚海生物。

  轰隆!整个瀚海都变成了仙寒地狱以及烈焰地狱,能够活下来的生物实在少的可怜,真正强大的生物都随同海王而行,此刻应该要自那入口进入殒王城了。

  因而。

  神烈、獒龙它们对付起来就要容易太多了。

  然而。

  能够进入殒王城的瀚海生物真的很不多,非常少,少到只有一只生物。

  海王!它有最先的狂吼到片刻后的安静,因为气氛太诡异了,整个殒王城内的生物都在看着它,不知道这只死鱼在蹦?个啥。

  殒王皱皱眉,早已发现不对劲了。

  只有海王出现在这里,而其他瀚海生物则并没有出现。

  它一只死鱼要挑翻全场吗?

  “嗯?

  怎么回事?”

  海王愣住了,闪电回首,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,它记得自己是率领着亿万瀚海精兵来的,怎么就只有它一只进来呢?

  下一刻。

  它便定在当场,因为那瀚海早已被灰色的血水掩盖,断骨、鱼头等尽皆悬浮而起,场面要多血腥就有多么血腥。

  那些生物没能过来。

  那些生物皆死在它的背后。

  更恐怖的是直到此刻,它都没有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异样。

  什么力量能够做到这种程度?

  殒王想到了凌王,海王同样想到了凌王。

  呼!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落在了海王面前,海王第一时间祭出了海刀,要斩掉凌风这个劲敌。

  可。

  那柄海刀还没有举起来,它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  如出一辙。

  有没有?

  殒王忽然觉得心中没有那么堵得慌了,平衡了许多。

  海王则羞愤的想死,先前它还在瀚海中嘲笑殒王飞跪,现在便报应到自己头上了。

  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?

  本王不想跪啊!但。

  无论海王怎么努力,它都抬不起头来,身躯被死死地压在地上,动弹不得,其“虔诚”的程度要远超殒王。

  “海王,你真是太实诚了。”

 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即便要下跪,你总要给我透露一点信息,好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,你这实在太突兀了。”

  实诚。

  即便要跪。

  太突兀了。

  这三个词就像是三柄利刀狠狠地捅在了海王的心脏上,让它想死的欲罢不能。

  真正突兀的是我好吗?

  你丫的就没有给我准备的时间。

  “你是来投诚的吗?”

  凌风笑眯眯的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海王心脏漏了一拍,它预感的事情要发生了。

  正如同当初的殒王,在这种状态下,它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?

  投诚?

  不投诚?

  讲实话,海王根本就没有选择性,它比殒王要光棍的多,整个瀚海都发生了崩塌,不知道多少生物殒命,它现在更像是孤家寡人。

  生很简单。

  死更简单。

  但海王真的不想死啊。

  它的伟大梦想都在此刻灰飞烟灭。

  “对,我是来投诚的。”

  海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便哭了。

  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你是要来杀我的呢。”

 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差点就祭出我四十丈的大刀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最终,海王屈服于凌风的天威之下,与殒王一般,成为了凌风麾下一员。

  只是。

  无论殒王还是海王都不甘心。

  对此,凌风并不阻拦,就当这两位是空气。

  然而,这两位则是闲不住的人,正在研究如何对付凌风呢。

  “准备动刀吧。”

  凌风望着远方,脸上的笑意正在扩散。

  谁说只有他们被动挨揍?

  谁说他们不能主动攻击?

  黄泉乱不乱,真的不是黄泉说的算。

  “好!”

  神烈、獒龙额首,目前他们拥有的麾下不再少数,是时候干一场大的了。

  然而。

  就在凌风他们要动手之际,远方却有消息传来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凌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愣住了。

  虽说这些时日他们一直在征战,但从没有放弃追寻仙古万古遗迹的下落,只是这个是交给黄泉生物的,在这方面它们更敏感一点。

  而且。

  凌风的主要目标是黄泉,没有那么多时间。

  现在消息终于传来了,它们发现了仙古时期的一座遗迹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山水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3shu.com/book/2464/2841/